打造绿色交通体系、促进生态城市建设

没有冰箱,古代人照样吃冰淇淋!

  • 新闻来源: 文青阅读
  • 发布时间:2019/8/29 16:19:52
  • 点击量:53

1.jpg

       没有冰箱和空调,古人可怎么办呀?坐享现代科技便利的人们,有时候犯起傻来,就会问出这样可笑的问题。其实,要不是聪明的古人不断地积累经验,现代人怎么会一拍脑袋的发明个冰箱呢?


       古人用冰的历史可早啦,聪明的中国人很早就懂得冬天把冰块凿来存放在冰库中,夏天再拿出来解暑。《周礼•天官•凌人》中记载:“凌人,掌冰;正岁十有二月,令斩冰,三其凌。”说的就是那会儿就有了专管斩冰藏冰的官员,叫“凌人”。每到夏天,周天子便会举办隆重的颁冰礼,按级别把藏冰赏赐给官员们解暑,以示天恩。这仪式后来历代多有效仿,比如唐代,白居易在《谢冰状》中就说:“伏以颁冰之仪,朝廷盛典;以其非常之物,来表特异之恩。”

2.jpg

曾侯乙墓出土战国铜冰鉴

       其实唐代藏冰不仅是官方的事情,民间已有夏天贩卖冰块的生意,只是规模有限,而到了宋代,卖冰在街头巷尾就很寻常了。夏天的冰块除了拿来做冷饮、冰镇瓜果饮料,还拿来放在房间里降温。古代冰箱的发明,一开始就兼具冰镇与降温之功效,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战国青铜冰鉴就堪称冰箱的祖宗:分内外两层,夹层中放上冰块,中间可用来冰酒,而打开盖子,渐渐融化的冰块则可以降下室温。这种有冰箱和空调功能的两用容器,从青铜“进化”到陶制、木制,一直沿用至清代。朱家缙的《清代皇帝怎样避暑》一文(收入《故宫退食录》)还谈到,放置“冰桶”是皇室夏日起居必不可少的设备。


       中式冰桶在19世纪已经成为普及的市民商品,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,英国人在北京发现了这种稀罕的设备,感到惊奇不已。英国公使馆的医师芮尼在他的日记里记录了这种四方形、木制的、能冷藏食物、冰镇饮料且能降温的“冰箱”(见《北京与北京人》),刚成立的英国公使馆购置了大批冰桶,用得不亦乐乎。如果你能看到清代中式冰箱的照片,会发现,它和今天我们使用的冰箱,还真有些相像呢。


       既然我们聪明的古人很早就懂得藏冰和用冰,连冰箱都早早发明出来了,那冷饮就是夏季必备之物。假设穿越到宋朝的街市上,您能喝到“绿豆、甘草冰雪凉水”(《东京梦华录》)、“雪泡豆儿水”(《梦粱录》),还有“雪泡缩脾饮”、鹿梨浆、卤梅水、姜蜜水、木瓜汁、沈香水、荔枝膏水等各色“凉水”(《武林旧事》)。所谓“雪泡”,就是饮料里加了冰雪水,夏饮需又凉又甜,这口味还真是从古到今都不变啊。

3.jpg

长安南里王村唐墓壁画,众人消夏吃酥山

       那么古人能不能吃到冰淇淋呢?这个不好断言。但我们从文献、壁画上可以发现,唐代的高级宴会上出现的“酥山”,宋代的“乳糖真雪”,应该是奶油制成的冷冻甜品。它们的味道或许和今天的冰淇淋不同,但是那入口即化的美妙感觉并无二致——“随玉箸而必进,非固非絺;触皓齿而便消,是津是润”(唐,王泠然《苏合山赋》),同样很爽!


       当然,如果您畏凉,饮茶四季皆宜。夏天泡一杯绿茶,是个好选择,不过《金瓶梅》里的人物才不喝这么寡淡的茶,书中那款最著名最奇葩的“芝麻盐笋栗丝瓜仁核桃仁、夹春不老海青拿天鹅,木樨玫瑰泼卤六安雀舌芽茶”我们暂且不提,且看第十二回提到的一款“盐笋芝麻木樨泡茶”,这是农历七月,西门庆和一干损友跑到李桂姐处享受的茶饮,三味佐料入茶,“馨香可掬”。当然这种饮茶方式在古代是备受文人雅士恶评的,“杂则失真”,是损害茶之本味的粗俗之举,但明朝的老百姓乃至富豪之家偏偏不理会高雅人士这一套,照喝不误。时至今日,泡杯茶太过平常,倒不妨学学明朝人,抓点干鲜果品扔进茶杯,更激进的可以试试雪里蕻(即“春不老”)……那滋味,想想也是醉了呢。